黄金城vip娱乐官网

在大学,办个读书会
作者:文/屈诗艺 杜函珈 席田婧 杨盈盈编辑:屈诗艺
发布日期 2021-11-22 17:43:32

明明是应该专心听专业课的时间,大二学生易欢欢(化名)却时不时拿出手机上下滑动,查看是否有人报名加入班级的读书会,暗自兴奋地期待着踊跃报名的场面。最后,30余人的班级中,读书会的报名人数止步于10,其中还包括易欢欢自己在内。她打听了隔壁班的读书会现状,发现参与率和自己班一样惨淡,要不是隔壁班强制班委参加,恐怕读书会“门庭”更加冷落。

看书基本上被公认是一件好事,也是一件重要的事。易欢欢知道完整读完一本书十分困难,期待同学们能参加读书会,相互督促,提升读完一本书的成功率,也猜想大家都是愿意的。但,平时学生们抱怨因为忙没空看书,现在办个读书会促进阅读,为什么学生们不愿意呢?

几家惨淡几家愁

“我很努力地在动员大家了,但是效果不尽如人意。”作为班长兼读书会负责人,易欢欢对读书会“门庭冷落”的现状感到惋惜,但也理解同学们的选择。在大学,学生的精力被学业、学生工作、社团活动、志愿服务、学科竞赛等等事项分割着,想静下心来阅读,心有余而力不足。

易欢欢隔壁班的大二学生夏天(化名),作为读书会的负责人,她甚至自己都不愿意参加读书会。“谁不知道应该多读书呀?但是还有这么多课程论文和小组展示,我真的读不下去,”夏天深深地叹了一口气,“要不是我们班主任发起读书会,点了我的名字,我还真不愿意当负责人。”

夏天也了解广泛阅读的重要性,但是她对举办读书会持消极态度。“读书会或多或少有一点强制的意味,像那些强制参加、打卡、写读后感、交流心得……很容易沾上‘形式主义’,流于表面而效果不佳,”夏天神情严肃,认真地陈述自己的观点,“任何好事,沾上了强制就不‘香’了。”

吸取了隔壁班的经验教训,易欢欢尽最大努力削弱读书会的强制意味。“我们班没有强制要求参加读书会,”易欢欢眉头轻蹙,陈述观点,“我认为,如果不是发自内心愿意去阅读,参加读书会意义就不是很大,让大家反感得不偿失。”她班采取的参与机制是:首先,众人推荐书目,投票选出最受欢迎的三到五本书;其次,选择一本心仪的书阅读,如果一本都不喜欢的话,可以下次换了书再决定。

其实,读书会受到冷遇的原因,可能不仅仅在于学生们对读书会机制的不感兴趣、甚至反感,还在于学生们对读书的不重视,甚至漠视。

“如果有时间的话,我其实更愿意出去走走、玩玩手机等等……”新闻传播学院的大一学生沈小婷(化名)选择了不参加读书会,“再说了,想读书的人可以自己读喜欢的书,不喜欢读书的人参加读书会也没必要。”她一旁的同学也透露了较低的参与意愿。

读书是一个更需要耐性与思考的过程。与能够迅速带来快感的事物相比,读书显然占弱势,不能成为空闲时间表上的优先级,也显得无可厚非。

几家欢喜几家盼

不同于同学易欢欢和夏天的多思多虑,教育学院大二学生岳微微(化名)对她们班读书会的未来充满期待。尽管了解参与率可能不高的情况,她的注意力聚焦于阅读的美好,双眼似乎闪着光:“我发现有的书在不同的课堂上被科任老师多次推荐,真的迫不及待想读完这些书,然后大家凑在一起分享心得。”

近日,她联合同专业的另一个班级举办了读书动员会,邀请了两个班的班主任到场发言。岳微微分享了她们班读书会浪漫的名字的由来,和自己办动员会的“幕后花絮”:“邀请老师可以起到更强的号召作用,两位老师也特别重视,发言内容特别丰富,我们班老师还自掏腰包给我们每个人买了一本书。”

岳微微表现得十足乐观,她并不认为参与读书打卡人数的多少很重要。在她们读书会的打卡群里,她会努力多打几次卡,起表率作用。“活动嘛,有人参加,没人参加,都是正常的,有了开始就是好的,”她态度积极地表示,“至少要有这个平台,留存住对阅读的仰望。”

在历史文化学院,有一个几乎符合所有读书会负责人一切想象的读书会。出于专业阅读与研习的爱好,成员们聚在一起。点点萤火,有了成为皓月之辉的希望。

“古时夜里读书用烛灯照明,蜡烛燃烧久了,需要剪掉多余的烛芯来维持明亮的照明,‘剪烛’这个词语也有很多的内涵。不过我当时选‘剪烛’作为读书会的名字,主要是想传达出孜孜不倦的阅读之意,也希望大家能够带着自己的体悟与收获秉烛前行,照亮漫漫长夜。”“剪烛”读书会的负责人、来自2019级历史性基地班的程维轩传达着他对阅读的情怀和态度。

几家丰收几家谋

最初,“剪烛”读书会是程维轩等人研读论文时产生的想法。2020年春天,因为疫情的影响,他们在家上课,交流的匮乏和低效促使他们决心组织一个活动小组,专门进行史料研读与著述讨论。在交流和分享中,不同思维的碰撞给予了灵感的火花,他们提出许多新颖独到的见解,也因此希望召集更多的同学们加入。除此之外,程维轩等人在外校参加学术交流时,了解到外校的读书分享会。这种定期的活动与专业的讨论让他心生向往,决心要把“剪烛”办得更好。

作为校学生会的成员,现在已经大三的公共管理学院学生刘明明(化名)曾参与组织过两届校学生会的读书活动,在相关比赛中获得了亮眼的成绩。“从如何让活动运营得更好的角度谈论,书目选择、打卡形式、趣味环节、讲座沙龙以及宣传环节都要下功夫,”他分享自己举办活动的心得,坦然面对优点和局限,“书籍选择科学,评价方法也足够公平,但是活动中规中矩,创意度还有待提高。”

易欢欢绞尽脑汁,想让活动充满趣味。她其实考虑过把定期打卡这一项去掉,但如果这样,读书会就难以起到促进阅读进度的作用。最后,她决定折中一下,采用趣味的打卡形式,譬如:对书中某一段落进行幽默的改写、续写,在尊重原著的基础上进行同人创作等。不过,这些还只是想法,易欢欢打算等同学们“熬”过大部分的论文最后期限再公布。

“如何协调参会同学的时间、如何邀请老师和学长参加、如何组织活动的合理进行……之前也遇到过困难,不过寻找解决方法的过程充分锻炼了我的能力!”被问到组织读书会的收获,程维轩认为自己受益匪浅,也分享了自己在参与中印象最深刻的经历,“第七次活动,我分享了自己的习作,与谈同学表达了兴趣,提了很多极具价值的建议与想法。我们探寻不同时空的人们在社会生活、宗教文化中的“纵乐”与“困惑”,以及人们解决问题的尝试……这次交流内容跨越古今中外。”

“今年12月,我要在倍阅书店举办我们班的读书交流活动,要好好办!”易欢欢自我激励,斗志昂扬。

临近2021年的尾声,给年末的岁月增添一抹书香,看上去是一个不错的选择。

全站推荐

热门推荐

  • 民主党派、人才教师代表校情通报会暨党史学...
X分享到微信朋友圈

打开微信,使用“扫一扫”,点击右上角“分享到朋友圈”。

黄金城vip娱乐官网-[欢迎您!]